墨言

妄囚(三)

   我回来了,强迫症的我终于想起这个弃坑很久的脑洞了,我来填坑了,依旧渣文笔,可能ooc,他们不属于我,我只是为爱发电,为冷圈尽力
   “你没事吧”风天逸拉起羽还真,温柔的问道,“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温柔呢”羽还真心想,多了与此同时,“果然和想象中一样有趣呢”风天逸想,风天逸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温柔笑脸,羽还真却感觉到了危险,他摇摇头,一边回应风天逸的话,一边努力将脑海里的奇怪想法赶出去,与此同时,在羽还真低头的同时,他没有看见风天逸脸上奇怪的笑容,“看来比想象中的敏感呢,不过这样更有趣啊”风天逸心想,脸上的笑容几分真实性。
    他拉着羽还真站起来,并向教室里的其他人宣布,“羽还真是我的人,从此以后我护着他”,羽还真很惊讶,同时他也很感动,但他心里总觉得有点奇怪,他尽力压下心里的不安感觉,与此同时教室里的人都用各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,有羡慕的,有嫉妒的,有愤恨的,索性羽还真早就习惯了别人的目光,
“羽还真以后你就坐我旁边吧”,风天逸说,“好”。羽还真回答道,。
“不知道羽还真在我面前哭泣哀求的样子是什么样呢,他那双眼睛哭起来一定好看,不,不够,我要他完全属于我,成为属于我一个人的玩具,一个人的宠物,我要玩到他坏掉,也绝不放手”,温柔微笑着的风天逸心想,“羽还真,你可不要太早求饶呢,这样就没意思了”。

这种算是病娇吗

对于爱着你的我来说,你是那么的完美,没有人可以用肮脏的手触碰你,甚至包括我自己,活着的你太过完美,让我日日夜夜担心失去你,锁链已经不能满足我了,我想要你的一切都属于我,我疯狂的嫉妒所有能够得到你哪怕一点点关注的人,我想我病了,活着的你太难掌控,与其让你被以后不知名的意外夺走生命,倒不如由我亲手结束你的生命,这样你就能完全属于我了,不,这样还不够,我想要你的全部,你的皮肤,你的器官,你的哪怕一根头发我都想要,这样吧,如果我吃了你,那么你就真正永远属于我了,你永远都逃不了
       “你侬我侬,忒煞情多;情多处,热如火:
          把一块泥,捻一个你,塑一个我。
          将咱两个一起打破,用水调和;
          再捻一个你,再塑一个我。
          我泥中有你,你泥中有我:
          我与你生同一个衾,死同一个椁。”
   占tag致歉,单纯一个脑洞,打算写在下一篇小说里,可懒癌发作,就单纯觉得这个大概还挺病娇的,然后就放在上面了,不合适请告知,会删掉

一个脑洞

   听歌的时候偶然冒出来的脑洞,替身梗,虐羽皇,大概就是风天逸和秦明是好友,秦明有一个男朋友叫方木,风天逸喜欢方木,可是碍于他与秦明之间的关系,他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,有一次秦明和方木办案的时候发生了意外,他们两个双双离世,风天逸很伤心,他一方面为自己失去了秦明这个朋友而伤心,另一方面他愤怒秦明害死了方木,他被这两种情绪逼到疯狂,对方木的想念几欲把他逼疯,而这时羽还真出现了,他与方木有着一模一样的脸,风天逸把羽还真当做方木的化身,而羽还真有一个男朋友,他就是白庭君,两人从小青梅竹马,马上就要订婚了,风天逸知道这件事,可是他不愿意,他想尽了办法想要拆散他们,可羽还真爱的人始终是白庭君。
      我自己不打算写,毕竟我的文笔,我自己还是挺清楚的,哪位太太喜欢,哪位太太写好了,实在没人写,我再自己来

安岩生贺

   一个有毒的脑洞,安岩小天使生日快乐,在这个重要的日子,我终于撸出了我的第一篇荼岩文,all岩,不会有后续因为作者应该已经被荼爷砍死了,朋友,来一发邪教吗,本来还想加上瑞秋,可是没有脑洞,就这样吧,本人是本着对安岩小天使浓烈的爱,我的小天使就应该受尽万千宠爱,安岩小天使,岩仔生日快乐!
    冒险结束了,他们又回归了平静的生活,神荼和安岩在一起了,理所应当的,阿塞尔也和神荼和好了,一切仿佛都那么平静而幸福,这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罢了,阿塞尔喜欢安岩,这件事没有任何人知道,阿塞尔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喜欢上他的,或许是那个青年对他毫无防备的信任和保护,打动了他,可是安岩是他嫂子,他们不可能。
     丰绅殷德最近很苦恼,他的脑子里总是时不时出现那个年轻人的身影,明明只是利用而已,明明只是想夺取力量而已,为什么看到他受伤会心疼,会不忍,看到神荼触碰他,会嫉妒,那个时候明明还有其他方法的,可他还是选择了签订契约,或许是想离他近一些,想感受到他,我喜欢他。
    

   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不止是双十一,还是我们荼爷的生日,神荼,生日快乐,作为一个荼岩党,本来想撸篇文的,可惜文笔太渣,不敢写,就留一个脑洞把。
    比如说什么把安岩身上涂满奶油,绑上蝴蝶结送给荼爷啊,比如说什么小天使主动啊,这都很不错,反正我也不会写,哪个大大喜欢就拿走吧,最后荼爷把小天使送给你当礼物怎么样,沈图,神荼,生日快乐

妄囚(二)

    羽还真苦笑了一下,仿佛在嘲笑自己的痴心妄想,而此刻,他以为是阳光的那个少年,正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他,那目光过于赤裸,让羽还真浑身发毛,他叹息了一下,有什么好在意的呢,这种眼光自己面对的还少吗,果然还是没办法习惯啊,这边羽还真发呆的时候,没有看见讲台上少年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    老师询问着风天逸问他要坐哪里,风天逸微笑着走到了羽还真旁边,坐了下来,瞬间教室安静了下来,然后又沸腾了起来,一时间各种各样地声音蜂拥而来,劝告风天逸的,嘲笑羽还真的,诋毁他的,甚至还有一个女生将自己早上喝剩的牛奶全都倒在了羽还真身上,风天逸之前一直都是笑着的,直到那个女生伸手要打羽还真的时候,风天逸的笑容收敛了,熟识风天逸的人都知道,这是他发怒的前兆,有人要倒霉了。
      风天逸抓住了那个女生的手,狠狠地甩到一边,然后拿出一块手帕温柔地替羽还真擦脸上的牛奶,脸上温柔的表情和冰冷的声音形成极大的反差,“刘梓玥,我记得你们家是搞房地产的吧,还和我们风氏有合作吧,看来要重新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合作的事了。”
    天哪 ,我写的都是写什么啊,怎么感觉变成了校园言情,说好的黑化文呢,真的是,这只是过渡篇,之前一反响不错,所以试着写了个2,风天逸大概就是衣冠禽兽,斯文败类之类的吧,我真的是真真亲姐,真的是,真的是,重要的事说三遍,因为感冒所以脑子会不清楚,大家就随便看看

关于妄囚的声明

     没想到我很早以前的脑洞会有人看,本来都打算弃了的,可是没想到居然有人关注,很开心,有人看我就会写,我一有脑洞就会特别长,大概十章左右,加两篇或者三篇番外,当然了是黑化文,如果有人看的话大概会写两个结局,文笔渣,本来是想写肉的,毕竟囚禁嘛,可是没有链接,写了一定会被封,所以就不写了,还有一个黑化真的脑洞,包括水仙,大概就是真真喜欢自己的哥哥,然而哥哥却被风天逸害死了,然后复仇的故事吧,结局可能是同归于尽,不一定会写,太子可能会客串,至于真真的哥哥是谁,现在还没有定,可能会是犯罪文,双面真真,想想就好带感,如果妄囚能写完的话,我说不定会写,如果有人关注的话,其实我一直特别喜欢黑化文,可是写的太太特别少,所以只好自割腿肉,之前看过一个太太写黑化真,好带感,可惜坑了,只好自己写,如果有太太可以写这个脑洞,自然最好,谢谢大家不嫌弃我的渣文笔,我是真真亲姐,这是真的

关于妄囚的脑洞

大概就是表面温柔的风天逸其实内心阴暗变态,他故意靠近羽还真,只是为了自己的恶趣味,他想要真真堕落,想要他干净的灵魂变成和自己一样肮脏,当然羽皇会这样是因为当初幼时亲眼看着自己的家人被杀,加上从来没有得到过温暖,实力黑羽皇,后来他却爱上了真真的温柔,给予他的温暖,他看着真真渐渐地爱上了他,可真真对羽皇有亲情,有友情,却独独没有爱情,也可以说真真自己没有发觉自己是爱羽皇的,后来真真遇见了白庭君,白庭君喜欢上了真真的单纯善良,对其展开猛烈追求,真真同意了,他们在一起了,真真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最好的朋友风天逸,想让他祝福自己,可没想让黑化了的风天逸囚禁,后来真真慢慢发现自己的感情,但白庭君出现了,他来找真真,并且因为真真说他和风天逸在一起的时候,他失去了理智,拿出旁边保镖的枪想要杀了风天逸,可真真却为风天逸挡下了这一枪,我对不起真真,对不起太子,最后真真并没有抢救过来,还是离开了,白庭君因为真真的离开,彻底疯了,而风天逸或许他看起来是最正常的吧,可他也疯了,他用水晶打造一具棺材,用福尔马林保持尸身不腐,他让真真永远的陪在了他身边,他终生未娶。
       这只是个脑洞,其实本来我打算虐真真的,可是舍不得,只好虐羽皇了,我对不起太子,我会在中间写一点甜的,然后此文全员崩坏黑化,没有逻辑,我只能保证真真不ooc,这是一篇黑化文,再次重申,这是一篇黑化文

一个脑洞

    真真因为从小的遭遇有心理障碍,感受不到感情,可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格外纯洁,一次外出,他遇见了风天逸,风天逸对干净的羽还真一见钟情,发起了攻势,可真真感受不到感情,对此无动于衷,风天逸恼羞成怒,囚禁了羽还真,在相处的过程中他慢慢爱上了羽还真,也慢慢发现了羽还真的病,他很愧疚,之前对羽还真那么残忍,他请了医生想要治好真真的病,医生说要催眠,可催眠的风险太大,风天逸不同意,羽还真知道了,就劝风天逸让他同意,然后风天逸就吃醋了,然后就对真真做了一些爱做的事情,后来真真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,风天逸很愧疚,他很希望真真的病能好,可又怕真真厌恶他,在慢慢的相处中真真慢慢能感觉到一点点感情了

囚徒

     黑暗,眼前只有无尽的黑暗,羽还真稍微动了动手臂,金属碰撞的声音在这边安静的空间里显的格外的突兀,“我这是在哪里?有人吗?有人吗?”羽还真喊着,可是只有一圈圈的回音回应他,他稍微动了一下身体,却发现身体完全使不上力气,他很害怕,他拼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,到底是谁把他抓到这里来的,羽还真可悲地发现现在自己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等,等那个人出来。
      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恐惧一点点地将羽还真包围,他哭了,眼泪顺着圆圆的脸颊划下,羽还真悲哀地想着,自己会不会一直被困在这里呀,他感觉到了绝望,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声音,好像是门被打开的声音,羽还真觉得很兴奋,可是也很害怕,脚步声慢慢地由远及近,他的心,慢慢也跳的越来越快,直到他听不到了脚步声,一声轻笑在他耳边响起,他感觉到了自己的眼罩被慢慢地解开。
     他眯了眯眼,被光线刺激出了眼泪,他缓缓地闭上眼睛,慢慢的等待着眼睛习惯,他张开了眼,缓缓地抬头看向站在他面前的那个人,一张非常英俊的脸,高挺的鼻梁,薄削的唇,一双深邃的眼,海一样的蓝色,他竟不自觉看呆了,那个人温柔的伸出手,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,羽还真被惊了一下,慢慢的回了神,他拼命地想这个人是谁,但他悲哀地发现自己完全不认识这个人。
      羽还真迷惑地看着眼前的人,那个人微笑了一下,轻轻地在他耳边说:“我是风天逸。”风天逸,羽还真傻愣愣地看着他,风天逸没有说话,只是微笑着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杯饮料,羽还真被绑了这么久,早就渴了,他眼睛直直的看着那杯饮料,眼睛湿漉漉的望向风天逸,那双眼睛清澈的让人怜爱,风天逸微笑着,没有说话,只是自己喝了一口,羽还真感觉有点失望,不过下一秒,一片温暖的唇就凑了上来,他愣住了,没有任何防备的牙关被撬开,液体顺着他的舌传递了过来,苦涩微甜的味道,他不自觉地吞咽了下去,风天逸缓缓地放开了他,微笑着看着他。
     过了一会,羽还真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,身体好热,好热,风天逸的手温柔的覆盖在他的脸上,他拿出了一把刀,温柔地微笑,缓缓地在他的手臂上划下伤口,是一个风字,风天逸温柔的舔尽伤口的血,抱住羽还真,他说:“这样你就是我的了,羽还真,我爱你,你只能是我的,是我一个人的,没有任何人可以夺走。”然后暴风骤雨一样的吻落下。
     然后拉灯,我才不会写肉的,自行想象吧
     等羽还真清醒过来的时候,风天逸已经走了,身上酸涩的痛,尤其是某个地方,眼前又变成了黑暗,没有眼罩,他想起风天逸和他说的话,下一次的饮料,他还会喝的吧,无论是毒药,或者是解药